莱卡(—— 1957年11月3日),苏联,斯普特尼克恋人。

《Let's have dinner》





偶然翻到人生中给别人写的第一封情书,找个地方保存一下。

虽然连对方的具体名字我都记不得了。

隐约记得这大概是独普背景?那会儿应该还在APH大坑。




To My Silly Mango,

普鲁士蓝与猩红的眸 
足以构成背德的理由 
独普让我有种窒息的快感 
傲娇普让我有种久违温存 
快感和痛感哪样更多 
 
 
 
Well
不使用标点 任何符号都无法承载 
我所有的情感 
 
 
我不是个喜欢谈感情的人 
和大多数当代见鬼的高卢雄鸡们一样 
或者是北欧日尔曼人 
从来不希望组建家庭 
我宁愿泡在图书馆或实验室 
你知道 最近在自修分生 
社会大学一生黑 
保险学上有个概念 
【不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珍爱生命 规避风险 
最佳性伴侣数目和干一发射出的精子数目 
足以说明这是通用的法则与真理 
However 最近总是喜欢逆天行事 
看了书再把蛋放进一个篮子里 
当然我这不是孵蛋 我亲爱的哥哥 你知道 
快感和痛感究竟那样更多 
Whatever works 我亲爱的哥哥 
 
 
 
前妻们都说我是个好好先生 
无一例外 
我倒宁愿你永远不提这个词 
只有前妻才使用的词 
 
 
 
 
大概是食用了美味的芒果 
让我打破对甜食厌恶的一种水果甜 
最近总让我有种融化的错觉 
以至于非常想改改《人来人往》的歌词 
【闭上双眼我最挂念谁 
眼睛睁开身边竟是谁】 
我怎么改 你猜猜 
融化成泥了 先帮我固定固定 
唔 
一个吻如何 
 
 
 
 
说起错觉 
某些时候牙齿酸酸的 
哦 当然只是错觉 
不过我还是要一个吻 
又在不满抗议吗 
那就两个吻 
我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 
 
 
 
那些想起来就会令你哭泣的夜晚 
那些说爱你的骗子 
那些尘封的过去 
如果你还想起 
那些心塞夜晚 
那些故人骗子 
那些微妙回忆 
那就不要忘记他们 
握着我的手 
在我怀里或肩头上 
都有你的位置 
我不能消除那些过往 
但我会陪伴你 一起 
请握着我的手 来我怀里 
或者让我 
住到你的心里 
 
 
 
 
如果指针再拨回你高考前一星期 
你无耻的姘头 你亲爱的弟弟 
还是会继续overnight 拉着你就此堕落 
 
 
 
 
又是一个狂风大作的好日子 
摇曳的烛光下 
深知你外语白痴 
体贴的路德维希 
依旧不会说那些词汇 
他理了理衣领 向你伸出一只手 
Let's have dinner. 
全世界的雨落在全世界的海上 
From
You Know.

评论
热度(3)

© 莱卡d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