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卡(—— 1957年11月3日),苏联,斯普特尼克恋人。

吉尔伽美什史诗④

金枪,这大概是倒数第二章

改编自Woody Allen的电影《开罗紫玫瑰》

文渣请多担待!万分感谢!


警报:格兰妮出没


第一章

http://ginhatesherry.lofter.com/post/1da81010_b65b70a

第二章

http://ginhatesherry.lofter.com/post/1da81010_b8e4505

第三章 

http://ginhatesherry.lofter.com/post/1da81010_bd078db


"本王要独自享受购酒之旅,你可以不必跟着了,本王准你一个上午的假。" 
"可是电影院的人都在到处找你。"迪卢木多皱了皱眉。 
 
"你觉得本王会轻易被抓吗?又不是小孩子。"吉尔伽美什试图讥讽迪卢木多,但看着对方那颗垂在眼底的泪痣却令他有些不忍,"本王会穿上你的衣服,戴上帽子。" 
 
"戴上口罩,吉尔伽美什,这是幼儿园老师对你的忠告。" 
 
 
就在吉尔伽美什走后不久,家里的门铃响了起来。该不会是那家伙忘记带钱了吧?虽然吉尔伽美什曾说自己具有现世知识,但毕竟第一次独自出门,总归是放心不下他。迪卢木多赶紧往围裙上擦了擦手,三步并作两步去开门。 
 
 
"吉……" 
"迪卢木多?" 
 
意料之外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张有些熟悉的女性面孔,脑子里正在进行无声的重合比对,这样明亮又含蓄的眼神,难不成是………… 
"格兰妮?!" 
 
"是我,迪卢木多吗?你看起来一点都没变。"女人的神情放松了些许,她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万人迷先生。 
 
"快请进,格兰妮,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差点认不出你。"并不是,那双无辜的大眼他永生难忘。 
 
 
眨巴着大眼睛的女子被迪卢木多迎了进门,尽管男人穿着围裙多少是有些不合时宜,但他仍坚为她泡上一杯红茶才顾得上脱掉。 
 
 
"真香啊。"格兰妮捧着茶杯,闭着眼感受热气卷袭的特有香味。 
"我记得你最爱大红袍,你最近还好吗……唔……格兰妮?"青年喝了一小口热茶,被烫了一下。 
 
"还好吧。"女人睁开了眼睛。 
 
"那……"迪卢木多放下茶杯。"那芬恩怎么样?" 
 
"他死了。" 
 
"死了?"得知那个曾夺去自己初恋的男人死了,迪卢木多的身子一怔。格兰妮,面前这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当年便是自己的最爱,但是芬恩那个老混蛋趁着格兰妮的母亲病危,送去了大把钞票,恬不知耻地摆出救世主的面孔占有了格兰妮。 


"在非洲度假打猎时被野猪攻击了。" 
"哦不……格兰妮………" 
"已经过去了,迪卢木多,我现在走出来了。"格兰妮的嘴角挂上一丝勉强的微笑,实际上她丈夫的一周年忌日还未到。 

"我很高兴今天能见到你,也很为芬恩的事感到抱歉,希望你会过得开心一些。"尽管死的是情敌,但善良的迪卢木多还是忍不住轻轻叹息,"唉,说起来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格兰妮?我们已经那么多年没有见面了。" 
"噢,我其实就是为芬恩来的。" 
"芬恩?"这下他更不解了。 
"嗯……芬恩生前投资过一些电影,比如最近的《吉尔伽美什史诗》。" 

"《吉尔伽美什史诗》?!" 
"就是最近媒体都在争相报道的那一部电影,呃,电影里的人跑出来了,现在除了事发现场还没有熄掉投影,别的地方都已经全面停放了。"格兰妮喝了一口茶。 
"我知道的,迪卢木多,有目击者说是你带走了那个人,然后我往你的单位打了电话……然后,我就来这儿了。" 

"格兰妮……"迪卢木多发自内心地觉得,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坑,比仙人跳更甚。"你说得没错,但他现在暂时不在这儿,你是要找他吗?" 
"我想请他回到电影里去,如果一切不能恢复那芬恩的电影就毁了,这是他最后留下的东西。"格兰妮咬了咬唇,望向迪卢木多的目光几近哀求。"请你帮帮我,迪卢木多,请你把他劝回电影里去吧。" 

又是这样的眼神,又是这样的境地,他想起了格兰妮婚礼前夜让他带着她远走高飞的请求,那次没有成功,那这次…………那个一头金发的王者,会同意回去吗? 那晚的悸动还无从解释。
"格兰妮我……我会试着劝劝他的,你别太担心了,一切会好的。"抚慰人心的招牌式微笑浮现,可迪卢木多的心头却泛出异样的滋味,他不是不知道吉尔伽美什对现世的好奇以及对电影的厌倦。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女人莞尔一笑,好似得到骑士允诺的公主。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我不知道。”格兰妮轻轻叹了一口气,“芬恩留下一大笔遗产,在经济上我不会困难。但我们没有孩子,在家里一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如果感到寂寞无聊的话,为什么不试着找一份工作呢?我记得你曾经做过钢琴教师,你可以——”


“迪卢木多。”格兰妮一把握住了迪卢木多的手,险些将尚有热度的茶杯碰倒,“我们,我们重新开始吧!’’



显然是对对方的话毫无准备,迪卢木多流露出不解的神情,“格兰妮?”

“他已经死了,我实在不想,实在不想再一个人了。带我走吧!”仿佛是用上了所有的勇气,她甚至有些颤抖。

“你是芬恩的妻子。”迪卢木多抽回了手,注视着往昔的恋人,“我不知道能不能让你幸福,我,我现在无法答复你。”



格兰妮收回了手,那双大眼睛里充盈着迪卢木多最不忍见到的泪水,“好,我等你。”她有些难过,毕竟她以为迪卢木多一如当日的果断,不过这个青年不会让她失望的,她坚信。“请尽早给我答复。还有,电影的事也拜托你了。”格兰妮咬了咬唇,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迪卢木多,站起来就要离开。


“我会的,格兰妮,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幸福。”迪卢木多接下了名片,起先一步为格兰妮开门,心里却不是个滋味。


“再见,迪卢木多。”

“再见。”


门被打开又合上。

迪卢木多走回了原位,他看着窗外的街景,人群,路灯,消防栓。他不知道自己该看哪里,该向哪里寻求让格兰妮幸福的方法,是否真如格兰妮所说的,重新开始吗?



门被打开又合上。

布衣打扮的英雄王风风火火地归来,“快看,本王买到红酒了,虽然比不起本王的宝库里的。”吉尔伽美什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茶几上的两个茶杯,“家里来客人了?”

“不,没有。”迪卢木多赶紧走上前接过吉尔伽美什手里的红酒,差点忘了他现在的头等大事应该是吉尔伽美什这个超自然存在者。

“钱差点没够。”吉尔伽美什装作一脸不在意地哼哼起来,“放餐桌上。”

“什么酒?”

““L‘amour Eternel.【1】”

“意思?”

“这是本王的所有物。”

“好吧,好吧。”迪卢木多有些无奈地将酒放到餐桌上,闪身进了厨房整理东西,他现在不是很想应付英雄王。

吉尔伽美什看着分外显眼的两个茶杯,又转头看看餐桌上的那支红酒,微微皱起了眉头。

““L‘amour Eternel.”他轻声念着红酒的名字,仿佛在念古老国度中的咒语。




[1] 永恒的爱



下一章大概就是完结章了,这章是不是很爽......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




评论(3)
热度(13)

© 莱卡d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