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卡(—— 1957年11月3日),苏联,斯普特尼克恋人。

我要爱,或是死

1.cp维尤
2.私设ooc满天飞的非长篇
3.文渣and手机排版不知道成了什么鬼样子求别嫌弃

尤里·普利塞提并不喜欢看电影。
当他的师兄,花样滑冰的霸主,俄罗斯的英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枕着他的大腿一如往日地沉迷于手机影院的时候,他只是抓着游戏手柄死死盯着电视机,手指翻飞,扫射敌方的坦克。“尤里,腿。”开口的人似乎是嫌膝枕闹腾了些,皱起了好看的眉,调整了一下姿势便又继续盯着手机屏幕入戏。被唤了名字的他手上的动作倒也没有停,只是把自己操纵的坦克开出了防护带,一路乒乒乓乓扫射冒出来的敌方坦克,直到来到自己司令部门前,将象征着己方存在的老鹰射穿。尤里只是兴趣缺缺地扔开手柄,哪怕刚刚那是他之前尚未企及的新关卡。“你在看什么?”因为长时间握着手柄而有些汗津津的手覆上了腿上的银发。
画面中一个男人轻而易举地干掉两个看起来身手不凡的家伙,来到了一个小女孩的面前。他注意到维克托的眉始终皱着,轻微却依旧可见,就像是被人拉扯过的引信。
“《这个杀手不太冷》。”画面上的男人和女孩到了一辆出租车上,看上去可以松了一口气。
“有什么好看的?”
一直专注电影的维克托终于抬起了头,看着他垂下的金色发梢,有些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尤里,你不懂。”
尤里只觉得维克托的头发戳得他大腿有些痒,还有那两根引信,怎么就不能绷好些。毕竟他真的,不喜欢看什么劳什子电影。

尤里喜欢的,向来都是不惹人注目的。
不似耀眼的荧屏与自己的一头醒目的金发,他喜欢的,都是些微小平凡的东西。微小如一杯热牛奶,平凡如随处可见的弃猫,无所事事慵懒的周末早晨。可偏偏有一人除外,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那个集万丈光芒于一身的男人,只一眼就沉沦了。尽管那时候尤里才刚刚五岁。17岁的维克托长发飘飘,在冰上跳着舞着,仿佛天外飞仙,以至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尤里还觉得这个姐姐滑得真美。事实却是这并不是什么姐姐,而是日后叱咤花样滑冰界的师兄。还是自己无法单纯把他作为师兄看待的那一种师兄。

在尤里没边没际思考电影究竟有什么好看的时候,维克托扣掉了手机,拉下那颗高速运转还挺漂亮的小脑袋,结结实实地吻上了唇。尤里下意识地推开,凶巴巴地瞪着他对方:“干嘛?”还挺嫌弃似的将腿撇开。
“我去给你热牛奶。”自知理亏的维克托索性起身,不怕死地揉了揉尤里的脑袋后才立刻沙发。

这并不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亲吻,但维克托还是注意到了金色发丝藏不住的红红耳尖。

两人收养的流浪猫瞅准空隙跳进了尤里的怀里,懒洋洋地索取主人的抚摸,周末的阳光洒满整个窗台。尤里把脸埋在猫咪身上,背上的阳光暖暖的,他忽然觉得,他是那么地喜欢这样一个早晨,时间的齿轮可以永远卡在这里。
                      ▲▲▲▲  TBC ▲▲▲▲
                             
Ps:我真的纠结了很久电影名该不该用这个奇怪的中文译法,姑且用着吧。求小仙女们不要嫌弃我呀。

评论(2)
热度(19)

© 莱卡dog | Powered by LOFTER